除文身赋新生

(Zulfadli Yazab提供)

发布/2017年10月5日 3:30 AM来自/联合早报

街访街坊

蔡荣光医生某日与在新加坡男童收容所任职的友人闲聊时,兴起义务帮助迷途少年的念头。他说,将文身清除干净就能避免周围的人对这些少年投以异样眼光,让他们重过新生,让雇主和朋友看到他们的优点。

家庭医生希望迷途少年改过自新后可重新融入社会,不会因为有文身而受歧视,因此与新加坡男童收容所合作,在自己开办的诊所内,义务为少年去除文身。

蔡荣光医生(43岁)是在一次与在新加坡男童收容所任职的友人闲聊时,兴起了义务帮助迷途少年的念头。于是,他去年4月与收容所合作展开文身去除服务试验,也希望借此了解这些少年去除文身后的看法。

上述试验获得少年热烈反响,首月就有11名少年要求去除文身,至今有约五六十名少年受惠。

完全去除文身一般需要进行三到12次的镭射疗程,视使用哪一种镭射疗程而定。

谈及帮助少年去除文身的原因,蔡荣光说,文身会招来歧视,他也听闻文身会引起警方注意。

他说:“将文身清除干净就能避免周围的人对他们投以异样眼光,让他们能重新过新生活,获得第二次机会,也能让雇主和朋友看到他们的优点,而不是皮肤上的印记。”

蔡荣光在帮助这群少年的过程中也了解到,这些少年只是一群在生命中某个瞬间做错决定的人,而且很多都来自破碎或艰难的家庭背景。他也在过程中学习如何更珍惜自己的家人。

他在进行疗程时会与少年们聊天,设法转移他们的注意力,减轻去除文身的痛楚。

蔡荣光说:“去除色彩比较丰富的文身就较具挑战,但只要有耐心,并愿意花时间,就有可能淡化文身。”

Share on facebook
Facebook
Share on google
Google+
Share on twitter
Twitter
Share on linkedin
LinkedIn
Share on email
Email
Scroll to Top